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命的博客

祝各位博友开开心心每一天 健健康康一辈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和善谈的人在一起,我可以滔滔不绝,和幽默的人在一起,我可以参与烘托,和缄默的人在一起,我比其还要沉着。我愿意和善良的人共事,不愿和耍心计的人共话......。总之,我是个适应广泛的人,爱好广泛的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收藏到书画家刘玉生的“梅兰竹菊”四条屏后······  

2015-02-28 18:49:52|  分类: 本地书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本来对“梅兰竹菊”就有所偏爱。当最近拜访多才多艺的书画家刘玉生时看到他墙上张挂的“梅兰竹菊”四条屏并收藏到他的墨宝后,更是对其偏爱有加。为了增强对“梅兰竹菊”的理性认识,按照墨宝上所书的诗赋内容,找到了其出处并予以欣赏,这无疑也是一种学习。
收藏到书画家刘玉生的“梅兰竹菊”四条屏后······ - 天命 - 天命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书画家刘玉生赠我的墨宝
     一、关于“梅”
     元朝王冕题写的墨梅诗:


  我家洗砚池②头树,朵朵花开淡墨痕,
    不要人夸颜色好, 只留清气③满乾坤④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墨梅:用水墨画的梅花。②洗砚池:写字、画画后洗笔洗砚的池子。③清气:清香的气味。④乾坤:指天地、人间。
  在我家洗砚池旁生长着一棵梅花,那朵朵盛开的梅花都是我用淡淡的墨水点染。不需要别人夸它的颜色艳丽,它只愿留下清香的气味在人间。
    这是一首咏梅的经典之作,是一首题画诗。诗开头两句“我家洗砚池头树,朵朵花开淡墨痕”直接描写梅花盛开及梅花的颜色:淡淡,而不是浓艳。此处暗示了梅花的清高。诗的三、四两句盛赞墨梅的高风亮节。它由淡墨画成,外表虽然并不娇妍,但具有高洁端庄的内在气质;它不想用鲜艳的色彩去吸引人,讨好人,求得人们的夸奖,只愿散发一股清香,让它留在天地之间。这两句正是诗人的自我写照。整首诗语言简练,格调高雅,诗人借梅花自喻,表现了自己鄙薄流俗、独善其身、孤芳自赏的品格。

    二、关于“蘭”
        元代诗人倪瓒《题郑所南兰》
        秋风兰蕙化为茅,南国凄凉气已消。
        只有所南心不改,泪泉和墨写《离骚》

网络上无注释,自己又不敢贸然解释,作罢。
收藏到书画家刘玉生的“梅兰竹菊”四条屏后······ - 天命 - 天命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图为(元)郑思肖(号所南)《墨竹图》。

           三、关于“竹”
          扬州八怪之首金农题:
          竹里清风竹外尘,风吹不断少尘生。此间干净无多地,只许高僧领鹤行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有人写文章称:

        在扬州的瘦西湖,过二十四桥,遇金农的静香书屋。在屋内小坐,室内是数百年前的木椅和几案,从雕花木窗往外看,屋后坡上青竹成片,经冬未凋,这些竹和屋前的梅都是这位扬州八怪之首的画中之物。

        人们喜爱的,更多的是竹的细叶疏节所展示的气质,与其它草木比,除了它诸多的实用价值,竹子自有恬淡、正直、柔韧等诸多人文内涵。竹里清风竹外尘,金农题诗于竹图,是眼前之景的写实,也是画家人生的写照。

        “竹里清风竹外尘,风吹不断少尘生。此间干净无多地,只许高僧领鹤行”,这诗句被金农以质朴嶙峋之态写于竹图之上,三两成行,笔画干净,瘦而不枯,毫不拘泥。他画的竹或梅有淡然之气。这个“淡”字,半火半水,一般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,经过了水火无情般的人世历练,什么都看开了,看淡了,在一幅宣纸面前反而有了心境的豁达,才情的泉水反倒流淌得更为畅快通达。

         在一幅《竹石图》上,石是竹的背景,黑黢黢地立在那儿,岿然不动,淡墨勾勒的竹,稀疏有韵,画不能语意动人,心思宁静时看着这幅画,有明月夜短松冈的凉意。那样淡的线条,淡定沉静。

        独行幽篁里,长吟复泼墨,艺术的美,往往产生于自我的困顿和低回之时,古人生活的寒素和官场的失意常常成就诗书画的成就,八大山人如此,郑板桥如此,金农也是如此。已逾半百的金农,在前半生的光阴里,不能免俗地一次次参加科考,飞蛾般扑向仕途的光明,一掷年华几十年,终究无果,碰着壁,退而在书画这块天地里施展才能,寄托情怀,到晚年更是人画俱老——老且愈坚,不落俗尘。金农有号名冬心,这名号真是清气满怀,凛然有风骨。

        作家车前子认为金农的竹比众所周知的郑板桥的竹画得有味道。金农是写影写神,郑板桥是画形画态,是通俗唱法。板桥的竹更多人间的烟火气,他的画明码标价,“江馆清秋,晨起看竹、烟光、日影、雾气,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。胸中勃勃,遂有画意”,也就是说他在私塾教书,晨起看竹,乘兴落笔,尽情挥毫,自然多一份逸气和自在。而金农布衣终身,卖书画自给,在困苦时不得不“和葱和蒜卖街头”,或者依赖贩古董、抄佛经,甚至刻砚来增加收入,生活境况的不同折射在画上,板桥的竹多一份闲情,金农喜画瘦竹,说“画竹宜瘦,瘦多寿,自然饱风霜耳”。只能遥想,似怀素泼墨芭蕉,似张旭以发狂草于地,金农那内心的惊雷闪电奔涌而出,化作“查查牙牙,不肯屈伏”的竹,阳刚而有生气。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,人生的得失困厄已无法摧残干扰这颗坚韧的心,金农在超凡脱俗的绘画中淋漓尽致地画进他的洒脱和酣畅。

         最可贵的是,金农葆有一颗稚拙之心。苦寒的生活没有压垮画家清远深美的灵魂。苦难有多沉,生命就有多轻盈。金农画竹,多随意选取印象中的片段,并题上霎时的情绪,让人感受他的喜怒哀乐,是画家性灵的真实呈现。

         竹里清风竹外尘,世有清风也有尘,好在金农在半百后有了选择,一颗心沉静在竹、梅之中,在孤寒的人生枝头有了竹气梅香,身在静香书屋,留一段暗香于后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四、关于“菊”

        (宋)郑思肖

         花开不并百花从,独立疏篱趣未穷。
         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。
赏析
  郑思肖的这首画菊诗,与一般赞颂菊花不俗不艳不媚不屈的诗歌不同,托物言志,深深隐含了诗人的人生遭际和理想追求,是一首有特定生活内涵的菊花诗。
   郑思肖,南宋末为太学上舍,曾应试博学宏词科。元兵南下,郑思肖忧国忧民,上疏直谏,痛陈抗敌之策,被拒不纳。郑思肖痛心疾首,孤身隐居苏州,终身未娶。宋亡后,他改字忆翁,号所南,以示不忘故国。他还将自己的居室题为“本穴世界”,拆字组合,将“本”字之“十”置于“穴”中,隐寓“大宋”二字。他善画墨兰,宋亡后画兰都不画土,人问其故,答曰:“地为人夺去,汝犹不知耶?”郑思肖自励节操,忧愤坚贞,令人泪下!他颂菊以自喻,这首《画菊》倾注了他的血泪和生命!
   “花开不并百花丛,独立疏篱趣未穷”这两句咏菊诗,是人们对菊花的共识。菊花不与百花同时开放,它是不随俗不媚时的高士。
   “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”这两句进一步写菊花宁愿枯死枝头,也决不被北风吹落的高洁之志,描绘了傲骨凌霜,孤傲绝俗的菊花,表示自己坚守高尚节操,宁死不肯向元朝投降的决心。这是郑思肖独特的感悟,是他不屈不移、忠于故国的誓言。
   宋代诗人对菊花枯死枝头的咏叹,已成不解的情结,这当然与南宋偏安的隐痛有关。陆游在《枯菊》中有“空余残蕊抱枝干”的诗句,朱淑贞在《黄花》中有“宁可抱香枝上老,不随黄叶舞秋风”的诗句。从形象审美的完整程度和政治指向的分明来看,都略逊郑思肖的这两句诗。
   “枝头抱香死”比“抱香枝上老”更为痛切悲壮,且语气磅礴誓无反顾。“何曾吹落北风中”和“不随黄叶舞秋风”相较,前者质询,语气坚定;后者陈述,一个“舞”字带来了些许佻达的情调,与主题略显游离。更重要的是,前者点出“北风”,分明指向起于北方的蒙古汗国,反抗之情,跃然纸上。
   当然,陆游、朱淑贞的诗都是好诗,但三诗并立,郑思肖这两句诗的忧愤,则更为深广。
   这首诗句用于表达“民族气节、忠贞爱国”时显得分外贴切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